By Juan de Dios CRESPO PéREZ and Alfonso LEóN LLEó (刘世龙 译)


       当FIFA决定禁止第三方所有权投资(TPO)时,尽管从公布的消息来看有一个三到四年的宽限期,但仍极大的震动了足球界,这对于把TPO视为洪水猛兽的一部分人来说是非常令人开心的消息。然而,从另一方面说,众多足球团体和俱乐部的生存或提升却正是得益于来自TPO公司的资金。

       现实中的每个问题都绝非我们所想的非黑即白,仍有大量的灰色地带值得商榷。当国际足联决定否决TPO时, 1968年5月巴黎街头学生高呼著名的“禁止阻止”这早已让人遗忘的一幕却再一次浮现在我的脑海中。

       现在,我们只能等待杰夫汤姆森所带领的工作组在明年,也就是2015年国际足联大会上为我们带来相关的禁令草案。与此同时,诸多利益相关者(包括联赛,联合会,协会,俱乐部,球员工会等等)参加的会议已在FIFA苏黎世总部召开,其旨在建立一个相关框架。我们可以确切的知道,对于TPO,FIFA将反对到底——正如它去年九月所宣称的那样。

       无论如何,先让我们看看什么是TPO:

       法国体育法和体育经济学培训中心的“论球员转会的经济和法律特征”一文中根据欧盟委员会的请愿书做出了起草,声明了在足球领域,第三方所有权应遵循:

     “是一种新的球员投资形式,它危及体育管理机构的监管能力。”

事实上,此种观点已是共识,先前的欧足联以及之后的世界足联在公开表达禁止TPO前都考虑过这种观点。

       然而,我们开始的不是时候。首先,当提及“前提”现象时必须提供与之相关的澄清。事实上,在足球界,TPO是为人所广泛接受的。尽管如此,在我看来使用表示词并不足以完整的表述此现象。上述情形是由于这样一个事实:每当第三方投资人干涉球员转会市场的运作时,其最终目的并非是球员的完全所有权。因此,称它为“第三方投资”更为合适。

       谈起投资,这里应该做两种区分:一种是符合现行世界足联规章的,球员未来的转会期最终会受雇佣合同的约束;另一种则是非法的,例如在球员还未受任何俱乐部专业合同约束时的紧要关头,直接与其接洽。

       从法律角度来说,所谓的TPO虽然符合法规,但仍能提出很多问题。因为这一复杂的现象涉及了经济权利概念,当事人游离于国际足联以外这些情况,而且球员经纪人多元化的经营理念使其不仅代表他们客户的利益,而且也要为他们的运动生涯提供资金。上述的三个领域以当前的世界足联规章都没有被合理的规制,但在不久的将来,出台更加严厉监管制度已是板上钉钉。因此,承认对TPO的监管不力明显会导致相当混乱的局面。

       事实上,只要国际足联与国家联合会协同起来保持步调一致,现状就将得以保持。在现阶段,作为欧足联的附属成员国,波兰,英国和法国三个国家国内的足球联盟都禁止了TPO。而在其他国家,类似于西班牙或葡萄牙,TPO作为各自理事机构的实施条例为大家所普遍接受。

       然而,国际足联响应欧足联的呼吁宣布禁止TPO虽为我们淌出一条新路,但对世界足球的整体管理而言,将不会这么轻而易举。

       在我们看来,最糟糕的莫过于对TPO“一刀切”式的禁令。但国际足联显然已选择一个合法的快捷方式,既避免向足球界的利益相关者去咨询,又周密、全面的起草一份规定。

       然而,对于评估提及的潜在的禁令,我们必须反思导致TPO侵入球员转会市场的背景。

       那么第三方投资人出现并参与运营的原因是什么?

       从根本上说,众多俱乐部为了在快节奏的足球市场保持竞争力,不得不采取替代的融资工具。事实上,世界足球市场与其他产业一样,都有确定的渠道获取经济来源。此种体系已经十分明确而又清晰了。大俱乐部在大型足球联赛中的收入是最多的。比赛结果最终确定哪只俱乐部获得更高一些的收入。对俱乐部来讲,其他可利用的经济资源(赞助,营销,电视转播权)则极大地取决于各自比赛的结果。然而时至今日,所谓的弱者在顶级比赛中相当罕见。而若想一直在最顶端,也几乎是不可能的。

       一旦球队达到更高的级别,队内的球员必然要求在工资问题上与其他俱乐部的等效,而按当前的经济资源来讲,能够负担的能力是相当有限。事实上,在有些赛季,球队如果表现出色可以或多或少的取得一些奖项或补贴,但在当前形势下,这不再是足球俱乐部的长久之计。

       几十年前,体育场相关产业曾经是足球俱乐部的传统盈利方式,而现在,这已让位于能产生更高收益的长期品牌赞助。总之,最后的输家明显是那些有着优秀的青训体系的年轻且拥有才华横溢年轻人的队伍,尽管他们短期的运动成绩无法获取赞助和市场收入,他们打造的品牌无力爬到行业顶端,但只有他们设法掌握相当一段时间后,才能成功的建立一个强大并为人所熟知的品牌。除非他们采用外部的经济资源,否则他们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落后于行业总体水平,每年夏天,他们的队伍都将会被不断拆解。

       从上面所说的我们可以看出,在足球世界里,如果一支球队没有外部经济资源的支持,是无法做到顶尖的,这种现状将永远继续下去。那是因为,在过去几年中,传统银行业和贷款机构都不愿投资足球市场,而且值得特别注意的是,那些在资金支持方面是传统导向型的球队大多破产或无力偿还债务。因此俱乐部老板不得不自掏腰包填补资金空缺。欧足联的《财务公平政策》就是在此环境下应运而生。

       该政策实施后,欧洲的足球管理机构打算把足球产业变成一个封闭的市场。外部的投资者恐怕无法获取俱乐部的所有权并通过自己的投资使得俱乐部的竞技水平提升。俱乐部将遭受非常严酷的金融状况。因此,短期内他们的经济资源不大可能大幅增加,更无法打造一支顶尖队伍。因为没有资金可以直接注入到俱乐部,那么他们购入顶级球员的唯一方式就是通过转会操作来使外部投资者的资金注入。但欧足联和国际足联已经打算禁止此种做法,这将使足球产业变成一个封闭的市场。万一没有配套的再分配机制,那么维持现状就是必须的。因为那就代表了大俱乐部在规模上仍将是顶尖的,因为其他人无路可走。我们都知道在足球比赛中,最令人期待的就是比赛结果的不确定性,而它也是利益的驱动器。但如果禁止了此做法,不会再有黑马,不会再有惊喜,损失的最终还是足球部门。

       从纯法律的角度说,国际足联管理机构的禁令必须得慎之又慎,因为它将面临诸多法律限制。

       如同欧足联所提出的一项规定,任一规则,只要最终会影响自由的基本原则,都受到欧盟的仔细评估。只有在欧足联和世界足联追求的目标合理实现的情况下,以上这种限制才能合乎情理。而这种目标的实现需要利用与目标成比例的措施,也就是说,在不采用这种限制规则的情况下,没有别的可以采纳的措施能够实现相同的目标。

       为了评估欧足联和国际足联试图强化措施的比例,可能使其搁浅的原因必须据此评估。

       足球管理机构的代表所提出的一个主要理由是所谓的“第三方所有权人从足球大家庭里拿走钱”,如果我们仔细推敲一下,那银行贷款和第三方投资的区别又是什么?对于世界上有银行参与融资的俱乐部,不管是欧足联还是世界足联,都没提出任何问题。更糟糕的是,以前当局间接地给予足球俱乐部援助时,没有任何机构出来表示过担忧,却是欧盟委员会跳出来对其援助表示了质疑。此外,也没有人说银行从足球大家庭里拿走了钱。而一旦到了TPO,欧足联和国际足联都开始无比警惕,仅仅因为TPO在另外的一个角度上扮演了俱乐部的融资工具。这么恣意的表述,至少是令人吃惊的。

       众多的第三方所有权人已经成为市场的一部分,而且我敢说对于欧足联和世界足联来说,那也是"必要的恶魔",任何将其剔除出足球领域的尝试都被证明是非法的,而且对于行业的破坏性极强。在我看来,国际足联和欧足联所提出的补救方式要比问题本身更不堪。

       我们客观地来看,国际足联的行为是非常不负责任的。或许所谓的“世界足球管理机构”就应该是这样的。它的权威性不仅仅是权利,更是义务。因此,突然禁止一项近年来足球俱乐部用来融资的手段,而又不为其提供一个替代方案,这种行为是值得批判的。对足球管理机构来说,呼吁全面和绝对的禁止TPO是最简单直接的手段,然而,今天当我们认识到TPO的重要性而它却马上行将就木的时候,我们就需要一个创造性的解决方案。事实上,国际足联和欧足联不该选择“一刀切“,他们应该对现状进行仔细审查和规范,使其可持续发展。在足球界禁止一个现象或常见做法客观上是会遭遇抵制,虽说体育机构在行使监管权力时不当,上面提到的措施依然会进行下去。事实上,禁令会对实践有一定影响,利害关系人不得不在服从规定和接受惩罚中选择。TPO问题的法律真空是国际足联管理缺位的结果,禁令的生效将使原本存在的问题加剧。

       国际足联和欧足联可以实施一系列举措来使TPO作为提供经济贡献的有益方式得以保留,在这点上俱乐部根本不会反对。虽说这样一来他们与足球大家庭的交流会造成一定不便。这也正是为何一个行之有效的监管体系必须到位的原因。

       因此,如果世界足球管理机构能够在其举办的所有活动中,为了客户的合法权益而负责任的不采用创造性的解决方案,我们可能会觉得感激。然而不幸的是,这并不是当前的情况。

       一套此处谈及的涵盖方方面面法律问题的健全的综合性法规,应当是可以获取的,而不是一个法律依据至少可以讨论而更有可能转道的一般性的禁止。只有一个限制规定能够在每组经济权利持有者身上实施时,一个限制规定这种常规性的比赛能够得到保障。尽管这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因为大多数的足球俱乐部都在临时的基础上获取了特定球员的服务。这样,事实上属于另一个俱乐部也有可能成为当前俱乐部的竞争者。按照上面的,这也可以被视为一种影响比赛常规的一种方式,比如,当前的这个不是以TPO的名义单独募集的,但是也是足球市场本身并不陌生的。

       第二,体育法部分是一致的,当指向建立一个第三方持有者升级登记簿和通过国际足联转会管理系统(FIFA TMS)充分揭露所有这种术语和协议的权利的这种必要性的时候。这是其中的一个在新的法规中插入的关键点,而这种新的法规能够加强透明度在国际足球界,尤其是面对面的这种操作中。出于完整性的考虑,这需要适当的注意,前述提到的公告和透明的责任能够通过欧足联的财务公平规则有所规制。

       第三,特定的TPO公司可以在受限的经济权利范围内约束一家俱乐部,俱乐部的自由和独立将适时的予以保存。

       此外,TPO反对者所提出的另一个论点是不负责任的金融行为将使追踪资金流动更加困难,因为每笔都有海外投资手段的使用。这又是一个误导性观点,抛开TPO和禁令不说,这种情形在几个投资不足的中级俱乐部里一直存在。因此,如果曾经有过禁止,TPO仍将继续存在,只是诉诸实践时不说禁令罢了,这也就远超出了足球管理机构的控制能力。因此,行业需要的是通过一个适当的监管体系来增加透明度,而非实施禁令约束TPO在地下球员转会制度中的作用,这最终将使利益相关者损失比现在更多。

       最后,TPO的反对者提出了另一个额外的关键论点,那就是TPO破坏了球员的完整性,他们将球员视为投资的工具,而非一个人了。但这个障碍并未涉及到所有的TPO形式。它最终只会影响转会期受约束球员的经济权利,例如在涉及球员劳动权利问题上滥用第三方协议。当然我们不能拆了东墙补西墙,有时一些涉及哪个球员会被交易的决定是基于俱乐部或球员自身的决定。这些属于滥用合同类型的纠纷必须提交到合适的法庭,这种法庭应当了解足球的现实并熟悉它的规则与实践。国际体育仲裁庭已经这么做了,它针对投资人与球员之间的合同构建了一项机制,当球员履行合约可能会危及到他的劳动权利时,合同无效。由此看来,国际体育仲裁庭接受TPO是基于它不能与劳动法的基本原则和雇佣契约相违背。因此,上述反对TPO的声音是站不住脚的,不能仅仅因为有些TPO会侵犯球员的劳动权利就将所有TPO都禁止,特别是当事实证明国际体育仲裁庭已经是一个寻求赔偿和捍卫自己利益相当有效的机构时。

       在任何情况下,如没有这方面的一定的法律经验,将会惊讶于FIFA不协调和不可接受的进行方式,并不加注意的禁止TPO的每一个方面。

       对于未来如何规制TPO,可以像西班牙职业足球联赛打算做的一样,通过起草一个监管体系来既允许足球资金的注入又允许TPO公司在俱乐部限度内的运作。

       前段时间,希腊冠军奥林匹克斯队的门将罗伯特表示与TPO公司的接触对他来说富有成效,并且他愿意向任何人推荐此类合作。因此,国际足联早该在抱观望态度时就试着禁止TPO,因为包括球员在内,看来并非所有人都持反对态度。因此,TPO反对者们所声称的“奴隶制”一样的境地看来不是那么明显,更让我们肯定了那是不存在的。当然,一些人会提起特维斯和马斯凯拉诺的著名事迹,正是这样的一个“奴隶制”促使国际足联起草了第十八条关于球员状态及转会的规则(禁止第三方在雇佣相关的问题及转会相关的问题上施加影响)。国际足联应重新审视当前事态发展,而非仅仅记着那些对他们要禁止TPO的需要而言都是陈芝麻烂谷子的过去。

       最后,不得不说一下国际足联的奇怪的地方,就在一年前,国际足联并未试图禁止TPO,而恰恰是拥有众多敌人的欧足联唯一渴望有一个这样的禁令。奇怪的是,国际足联在这个问题上改变了主意并开始带头。

       对此,我们猜测的是不同的利益相关者将提出众多要求,当然这里面也包括一些俱乐部,而在国家和国际层面,欧盟委员会和欧洲法院将提出异议。

       至于未来如何,让我们拭目以待!


关于兴奋剂问题的现行趋势及专业意见

上一篇:

下一篇:

球员第三方所有权和国际足联的禁令

体育法学者律师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